AD
首页 > 资讯 > 正文

文化学者谈幸福日 市民期待深圳幸福日成法定假日

[2019-10-10 06:45:58] 来源:本站 编辑:小编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市民期待深圳幸福日成法定假日深圳幸福日’的策划非常有意义,因为它让一个城市的成立和诞生与鲜活的生命联系在一起”,著名词作家、诗人、深圳作协副主席田地说。田地的作品包括有彭丽媛演唱的《我属于中国》、戴玉强演唱的《又见西柏坡》。他认为,一个城市的成立本来是一个官方话语,至少是社会话语体系的内容。按照习惯性思维,一个城市的诞生纪念日会往政府层面去做,往高做,往上做,现

  市民期待深圳幸福日成法定假日

  深圳幸福日’的策划非常有意义,因为它让一个城市的成立和诞生与鲜活的生命联系在一起”,著名词作家、诗人、深圳作协副主席田地说。

  田地的作品包括有彭丽媛演唱的《我属于中国》、戴玉强演唱的《又见西柏坡》。他认为,一个城市的成立本来是一个官方话语,至少是社会话语体系的内容。按照习惯性思维,一个城市的诞生纪念日会往政府层面去做,往高做,往上做,现在深圳晚报将“幸福日”往下做,将其与生命话语联系起来,接了地气,和这个城市里的所有人相联系,可以说是树立起了人文情怀的标杆。

  “深圳幸福日的设立将会让每一个市民有温暖感”,田地说,一个人从家乡到他乡,又把他乡当家乡,其目的都是为了寻求幸福。有时候人们可能会忘记最初的缘起,最早的初心,忽略了生活本身,甚至忘了要走向哪里,深圳幸福日会提醒很多,会让大家停下来,关注生活本身,看看我们生活的环境。

  一个城市给市民留出这一天,让人们知道这个城市的这一天与自己有联系,显示了这个城市对人的高度尊重。

  蒋开儒:“深圳幸福日”的倡议我赞同!

  我看了!这个提法本身就特别招人喜欢,里面的文字我也喜欢!这个倡议,我赞同!”爽朗热情的蒋开儒,一开口就连着说了好几个“喜欢”。

  在创作《春天的故事》和《走进新时代》的时候,蒋开儒在深圳的身份还只是一个打工者,他住过打工棚,亲身体验过弱势群体的生活。对这座城市与幸福的关系,蒋开儒讲了一个故事。

  “1998年我因为要上春晚,去北京做节目,在的士上和一位的哥聊了起来。的哥问我‘哪来的’,我说‘深圳’。的哥马上很感兴趣地说:‘我听说深圳有两首歌很出名,叫《春天的故事》什么的,都是打工仔写的!’我就对他说:‘是啊,在深圳,打工仔写的歌一样会有人关注,有人欣赏!”

  “这就是我对深圳的感觉。”蒋开儒说:“我的亲身经历说明,在深圳,人们对弱势群体也同样尊重,当你取得了一点成绩,深圳人会发自内心地为你喝彩!”

  “有一个学者曾经说过:如果想知道一座城市的幸福指数,就去看看它的弱势群体是怎样生活的。我很赞同!”蒋开儒说,深圳是一座幸福的城市。如果这座城市能够持续不断地关注弱势群体,幸福的人会更多。

  邓一光:期待“深圳幸福日”促使城市更公平

  为这座城市设立一个“深圳幸福日”,邓一光说自己很赞赏晚报为城市变得更美好而付出的努力。他说,他注意到在这座城市走向完善的过程中,深圳的媒体做了很多事情,“作为第三种力量,媒体的力量非常重要。”

  “当我们谈论一个城市的幸福时,首先要关注城市中每个个体的幸福。”邓一光说:“每个人都想追求幸福,但很多时候,普通人在追寻幸福的过程中显得被动和无力”,他期待“深圳幸福日”能够促使这座城市更加公平、公正,为生活在这个城市中的人们,创造更多追寻幸福的可能性。

  市民期待深圳幸福日成法定假日

  关于设立深圳幸福日的倡议发表时,立即在深圳市民中引起了剧烈反响。虽然幸福日还只是个构想,但市民们已经纷纷开始思考诸如“幸福日应该有些什么福利”、“幸福日应该怎么度过”这一类问题。这些看似空想的意见,其实是人们对于幸福的憧憬。

  在得到的反馈中,深圳幸福日放假成为人们最大的愿望。还有不少市民希望深圳能够在幸福日当天向市民发放现金、话费等福利。有人提出公交可以在这一天免费,有人认为公园在当天应该免费开放,其他诸如商店打折、游乐狂欢的奇思妙想也体现了人们对于幸福日的期待中。

查看更多:幸福 深圳 城市

为您推荐